防控节骨眼上,谨防文艺杂音“丝竹乱耳” 

时间:2020-02-04 10:36 发布于:评论频道 编辑:A001  来源:红网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全国上下众志成城正在打响一场硬仗。正值防控阻击战节骨眼上,一些地方高分贝“文艺战疫”此起彼伏,其中不乏“丝竹乱耳”噪声扰战,极端者甚至“歪嘴吹喇叭”为防控添乱。

就规模烈度难度而言,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堪称前所罕见。借以文艺之认知、教化、审美、娱乐和宣传功能,用“文艺战疫”助力疫情防控阻击,本当顺理成章无可置喙。问题是,“文艺战疫”战略战术得当才能彰显其正向功能;反之,设若战法走火入魔则有可能走向良好愿望反面。

“防治”也好,“防控”亦罢,“防”得到位才能事半功倍为“治”争取更多时间,从而赢得“控”的效果最大化。在疫情扩散期与人口集中返程期叠加的当下,尤须崇尚科学理性,愈要尊重防控规律。大疫当前,“防控”无有局外人,疫情考验着每个人的责任担当。现实尴尬是,并非每个国人都蕴涵公民自觉和公共精神,也不是你我他都具备“防”的专业知识。缘此,一方面,当下一些良知之土以杂文随笔等文学表达样式,不失时机启蒙公民意识和公共精神,教化一些国人理性反思痛改陋习。另一方面,面对专业人士习惯用专业语言,借助大众传媒向公众传授防控知识,受众似懂非懂效果差强人意的现状,不少文艺工作者用民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样式,宣传普及健康防控知识。如某地曲艺家用地方评话形式,用方言将防控知识编成动漫版在新媒体平台上推送,不仅将专业知识通俗化,而且让受众获得审美愉悦,被当地社交媒体广为转发,收到了出奇制胜以一当十的显效。显然,这才是文艺助力防控的应有作为和打开方式,自然也增加了打赢“文艺战疫”的胜算几率。

在城市返城潮、疫情暴发高峰、防控面临巨大压力的紧要关头,容不得思想上丝毫混乱和意志上半点懈怠,然而,一些抗疫作品“丝竹乱耳”杂音却让人难抑杞忧。“看不见硝烟战场”的疫情,既比不得“看得见硝烟战场”的敌情,也比不得“人多力量大”的抗洪,战胜疫情最需理性态度、科学精神和精准施策,光靠口号震天无济于事。以目下表现尤烈的诗歌为例,一些擅长高呼“必胜”“加油”的“战斗诗人”“口号诗人”粉墨登场,你方唱罢我登场,可怜他们尽管极尽煽情之所能事,然而究竟曲“高”和寡,非但于战乏益,客观上甚而容易扰乱思想麻痹意志。此其一,我谓之“口号诗人”。其二,“颂扬诗人”。他们“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不是意图伦理赞美讴歌这种“精神”,便是无限拔高颂扬那种“情怀”。最近朋友圈就流传一位著名作家的忠告:“如果要谄媚,也请守个度。”其三、“煽情诗人”。“XX挺住”“XX坚强”“ XX不哭”“我们都是XX人”等,一时间充斥诗坛网络。要命的是,这些让人俗不可耐耳膜生茧的歇斯底里式无病呻吟,早已让受众产生条件反射和排异反应。其四,“鸡汤诗人”。在突发事件让人猝不及防的第一时间,“心灵鸡汤”也许确能回应部分情感需求。不少“鸡汤诗人”灌输的理念却是,面对无常刻意回避选择“放下”,相信只要祈祷也许奇迹就会出现……然而泡影过后,人们终究还须面对现实回归理性。殊不知,鸡汤喝多了也会腻人中毒,因为“心灵鸡汤”原本就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正能量”,而是换了马甲的“阿Q精神”。

最可怕和不能容忍的是“歪嘴吹喇叭”。近日最典型者,恐怕要算某地一位诗人的“名篇”《仰望天空》。此诗出笼推出后,被指“毫无半点人性,缺失应有的同情心和道德底线,更遑论一个作家、诗人应有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大爱。”此诗在公共空间引发广泛诟病和吐槽谩骂,甚至被人联名建议中国作协撤销其会员资格。

一位资深防疫专家忠告:防控,领导应多坐下来听专家意见;我也想提醒,动笔前,文艺家们也应慢下来听专家意见。鲁迅在《坟·论睁了眼看》中写道:“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须知,打赢防控阻击战需要的不是“丝竹乱耳”,而是科学精神和理性思维。“文艺战疫”怎么打,大可以“条条大路通罗马”;秉持科学理性思维,只能“自古华山一条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帮忙而不增添乱;必须这样,才能打赢防控阻击战,让文艺发出“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和“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陈庆贵)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