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勤:海子,春暖花开时,我不要面朝大海 

时间:2020-02-02 10:36 发布于:文学频道 编辑:A001  来源:人民日报

于是 这个冬天

雪花、思念和远方

停在了悲怆抑郁的路上

一枚暗黑的花冠

自遥远的洞穴深处

或是血腥狰狞的嘶叫声中

无声侵来——

当善良的人们

用火红的对联和热烈的灶膛

点燃中国 每一寸土地

为每一个幸福的陌生人

撑起归乡的火把——

可是

一枚暗黑的花冠

无声侵来

于是 这个冬天

一根琴弦断裂

在一个名叫武汉的地方

于是 这个冬天

人们远离武汉的每一缕风 每一丝呼吸

却又在每一个清晨与黄昏 每一分钟

惦记着这个城市里 每一度灼热的体温

每一丝艰难的呼吸

从未如此遥远

从未如此靠近

一座英雄的城 一座煎熬的城

用一片白色的肺

提醒世间所有食肉的胃

把上苍所赐给山林的 还给山林

于是 这个冬天

从不读诗的人 也突然开始

关心粮食和蔬菜

从不信佛的人 也突然发现

莲花清瘟

人们开始怀念海子渴望的日子

可以劈柴 喂马 四处溜达

曾经 我们对幸福的定义

多到世间所有的神 都无法予尽

却在这个冬天

浓缩成一个小小的奢望

竟然是 自由呼吸

于是 这个冬天

人们终于明白

踏实的肺远比欲望的胃重要

关于那些逆行的背影 我不想描述

悲壮的再见 一挥手就会崩溃

关于那些剪掉的长发 我不想描述

无声的宣誓 一想到就会流泪

对不起年轻人 我早已过了动不动

就会热泪盈眶的年纪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

年轻的你们

17年前我们呵护着的你们

17年后突然长大

铿锵在战场里

对不起年轻人我老了

我看不下生离死别

听不得誓言绝决

所以孩子你一定要回来

我会抚摸你额头和鼻梁上的伤痕

如果可以 我替你买下全世间的粉底

和眉笔

你想要多美丽就多美丽

所以孩子你一定要回来

我会丢掉一把绿豆治百病的传单

如果可以 走遍最清澈的山川和田园

不再为戴不戴口罩的问题

和你争来吵去

对不起年轻人我真的老了

我忘了世间的万物都在生长和老去

我不知道一把骨头老着老着

就变成了倔强

但这倔强的老骨头还硬朗

所以孩子你去吧

我会在灯火和夜色中

为孩子的孩子们

熬成一碗最浓的鸡汤

说好了你要平安回来

我们一起把春暖花开品尝

风去了哪里

人呢

世界静下来

曾经以为 永远不会慢下来等待灵魂的

那个叫做脚步的东西

突然停下来 把灵魂拥在怀里

合二为一

于是 一些简单的问题开始从零出发

是病毒有毒

还是心有毒

是病毒在蔓延

还是人潮在扩散

是防武汉人

还是防疫情

经过许多84消毒液的浸泡和酒精的喷洒

真相浮出水面

却让人羞于作答

比如有些胃 过于狷狂

比如有些欲望 欲盖弥彰

一只蝙蝠躲进洞里

留下天地辽阔

知足 是老天赐予的最美盔甲

贪婪却穿越黑暗

觊觎一顶诡谲的皇冠 望眼欲穿

海子说了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祝福陌生人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在尘世间获得幸福

海子也说了

幸福的人 只需要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可我只能祝福所有的陌生人

在尘世间获得一个口罩

祝福他们有一个平安的肺

我不能去看每一条河每一座山

我只能看到两座山

一个叫火神

一个叫雷神

有谁想过除夕夜会这样度过

在流浪的高速 空寂的街道 沉默的风里

还好 他说了

春暖花开后

一切都会好的

这位八十多岁的男人

是守卫人间的神

那么

春暖花开后

海子

我不想面朝大海

我想去看他

告诉他

世间所有的幸福

陌生人的 你的 我的

从此我们和他

一起守卫

(作者系贵州省遵义市文联主席)

1
3